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英   文
访客人数3690627 当您浏览本网时,您就系上了粉红丝带,连同您的亲朋好友。本网域名www.9595.org.cn "org"国际公益网域名标识,敬请网民认清,公益同仁需用本网标志,敬请申请,否则后果自负。本网未设"文胸"加盟业务,公益项目计划有关爱漂流书/粉红宝贝/爱乳学堂/爱乳日。 2019年7月23日
//祝同仁们新春平安幸福!网站正在改版中,不便之处,望谅!
//粉红丝带关爱中国行系列公益项目标志和本网标志等均已获中国商标局及版权保护中心保护,希望慎用,其新闻图文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并用于公益,否则视为侵权。
//粉红丝带关爱中国行管理机构深圳市粉红丝带乳腺关爱中心获批非盈利机构免税资格,本网尚未推荐任何产品为中华粉红丝带唯一指定产品,在美容院及整形医院没有任何产品。
//2012年10月28日跨界 境界——粉红爱心名家名作巡展暨赏析新闻发布会在深圳市第一高楼京基100大厦65楼灵云鸾会所举行,爱心名家德拉戈?马林?薛林纳,倪萍,刘晓锦,周尊城,张彩霞和史可宁母子,邓烈根,杨明海,朱晏墨,萧宽志,罗立生,李春华,金龙等【排名不分先后】展示了画作,深圳市广电集团主持人佳倩,公益慈爱艺术家尹小龙和协办单位许芳女士共同赏析爱心名家名作,从深圳出发以艺术的名誉扬善。
//2012年10月25日【爱乳日】的主题是以“艺术关爱健康 粉红彩绘人生”,当日著名彩绘大师柯尼和乳癌康复者共同将粉红丝带关爱海报分别彩绘男女人体,以艺术的方式传递粉红之爱,此举尚属全球首次。
//2012年9月24日,本网创始人李苏女士的【当公益需要你掏钱的时候……】刊登在《晶报-公益周刊http://jb.sznews.com/html/2012-09/24/content_2216807.htm,道出了粉红丝带真伪公益的实质。
 

2525=爱乳爱乳,关爱你的母亲、爱人、女儿、就是关爱自己,敬请伸出援手,志愿营地的价值,就是在别人的需要上看见自己的责任。

用户名:

密 码:
    9595=救乳救乳,今天的患者,将成为明日的英雄,为生而战,遇难呈祥。

用户名:

密 码: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粉红丝带 | 各界寄语 | 关爱行动 | 公益先锋 | 企业公民 | 专家之声
关爱自己 | 爱乳动漫 | 康复文化 | 粉红部落 | 公益备份 | 志愿营地 | 在线视频 | 在线捐助
版主自语

现代汉语词典曰:公益是指公共的利益;先锋是指作战或行军时的先头部队。
公益先锋,是指一群善愿善举之人,为中国妇女,中国家庭的利益,率先挺身而战,这是一场没有销烟的战争,严肃而神圣。

魏赞道:“氟王国”里写春秋

稿件来源: 综合新闻  总第155期

    贵阳医学院教授。终生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94年入选剑桥名人录。1984年创建中国氟研究协会并任会长。1981年患乳腺癌,1994年创建贵州癌症康复协会任会长。主编《癌症康复和预防》一书

    “F”,在常人的眼里只是一个简单的大写字母,在化学家眼里也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卤族元素。然而在这个小小的“氟王国”里,中国氟研究会会长、著名的氟研究专家魏赞道教授却花了大半辈子时间去研究、追寻,努力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氟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之一,应用得当,有益于人体健康,例如可以防止龋齿。但氟如果使用过量又会引起慢性或急性中毒,如地方性、工业性氟中毒都是众所周知的事故。慢性氟中毒之所以危害大,摸不清发病机理,并难以防治,原因之一就是氟这个元素太活泼了,使人难以捉摸。

    1949年,魏赞道从同济大学医学院毕业后就致力于环境卫生学的教学和科研工作。早在20世纪50年代,魏赞道就对“把环境因素和疾病、健康割裂”的传统卫生学观念表示异议,大胆提出“向环境找病因,环境与疾病、健康紧密相关”的学术思想,建立了新的环境卫生学观念体系,在卫生学界引起了强烈反响并得到认可。

    20世纪70年代以来,魏赞道长期投入氟研究工作。最初的课题是“地方性氟中毒”,为此他查阅了百余篇文献资料,制定了科研计划。当他从国际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中看到,20世纪40年代外国人就发现了贵州的地方性氟中毒,然而当地人却不了解,一直被当作风湿病治疗。当时,魏赞道非常痛心,立志要攻克这个课题。

    当课题组赶往贵州毕节地区农村进行调查时,他们发现当地的水氟含量并不高,是什么原因导致这里的氟病高发呢?困惑中,“从环境中寻找病因”的科学理念激活了魏赞道的思路,于是他们又开展了全面的调查。经过艰苦曲折的历程,1976年,他们在饮水氟含量很低的毕节地区发现了国内外均未报道过的非水源性氟骨症流行新类型。由于病区属于富氟地质,煤的含氟量很高。为了防霉,当地农民有用燃煤烘烤粮食的习惯,从而导致粮食中的氟含量增高……

    这一惊人的发现,其重要意义在于向从1916年BLACK提出的那些传统观念:“只有水氟高才会引起氟中毒——产生氟斑牙”,“饮水加氟是防龋病既安全又经济的最好办法”,“为了防龋而制定的饮水氟卫生标准”等等提出了挑战。在认真研究60年来世界氟研究历史的基础上,魏赞道一反以往只查水氟、只查牙齿的做法,转变为查环境的各个因素,查人的整体,计算每人每天从主副食、空气等摄入的总氟量,并进行科研设计。总结调查研究的结果促使他概括提出“多氟源、总摄氟量”的新概念,这不仅推动了我国氟研究和氟防事业,也有力地把走在弯路上的世界氟研究引导到正确的轨道上。

    1979年至1982年,受卫生部的委托,由魏赞道主持设计并组织18个省市、32个单位参加的庞大课题组,率先把流行病学、总氟量调查、毒理实验紧密结合的方式用于制定饮水氟卫生标准,成功完成了“我国饮水氟最高容许浓度研究”课题。该课题披露的我国饮水氟卫生标准偏高这一多年来一直被学术界忽视的客观事实,震惊了国际氟学界。

    1985年,魏赞道在实地研究的基础上又提出“多元素、多因素和提高人体抗氟、抗能力和综合治理”的观念,并用于实践。他和同事们所做的“氟铝联合中毒”课题,是氟与疾病关系研究中的突破性进展。同时,他的课题组在动物实验的基础上,首次应用硼砂治疗氟骨症,取得显著疗效并在全国推广使用,从而突破了在治疗氟骨症中长期徘徊的局面,使人类在征服氟骨症方面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本报记者董晓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