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英   文
访客人数3538139 当您浏览本网时,您就系上了粉红丝带,连同您的亲朋好友。本网域名www.9595.org.cn "org"国际公益网域名标识,敬请网民认清,公益同仁需用本网标志,敬请申请,否则后果自负。本网未设"文胸"加盟业务,公益项目计划有关爱漂流书/粉红宝贝/爱乳学堂/爱乳日。 2017年12月19日
//祝同仁们新春平安幸福!网站正在改版中,不便之处,望谅!
//粉红丝带关爱中国行系列公益项目标志和本网标志等均已获中国商标局及版权保护中心保护,希望慎用,其新闻图文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并用于公益,否则视为侵权。
//粉红丝带关爱中国行管理机构深圳市粉红丝带乳腺关爱中心获批非盈利机构免税资格,本网尚未推荐任何产品为中华粉红丝带唯一指定产品,在美容院及整形医院没有任何产品。
//2012年10月28日跨界 境界——粉红爱心名家名作巡展暨赏析新闻发布会在深圳市第一高楼京基100大厦65楼灵云鸾会所举行,爱心名家德拉戈?马林?薛林纳,倪萍,刘晓锦,周尊城,张彩霞和史可宁母子,邓烈根,杨明海,朱晏墨,萧宽志,罗立生,李春华,金龙等【排名不分先后】展示了画作,深圳市广电集团主持人佳倩,公益慈爱艺术家尹小龙和协办单位许芳女士共同赏析爱心名家名作,从深圳出发以艺术的名誉扬善。
//2012年10月25日【爱乳日】的主题是以“艺术关爱健康 粉红彩绘人生”,当日著名彩绘大师柯尼和乳癌康复者共同将粉红丝带关爱海报分别彩绘男女人体,以艺术的方式传递粉红之爱,此举尚属全球首次。
//2012年9月24日,本网创始人李苏女士的【当公益需要你掏钱的时候……】刊登在《晶报-公益周刊http://jb.sznews.com/html/2012-09/24/content_2216807.htm,道出了粉红丝带真伪公益的实质。
 

2525=爱乳爱乳,关爱你的母亲、爱人、女儿、就是关爱自己,敬请伸出援手,志愿营地的价值,就是在别人的需要上看见自己的责任。

用户名:

密 码:
    9595=救乳救乳,今天的患者,将成为明日的英雄,为生而战,遇难呈祥。

用户名:

密 码: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粉红丝带 | 各界寄语 | 关爱行动 | 公益先锋 | 企业公民 | 专家之声
关爱自己 | 爱乳动漫 | 康复文化 | 粉红部落 | 公益备份 | 志愿营地 | 在线视频 | 在线捐助
版主自语

现代汉语词典曰:公益是指公共的利益;先锋是指作战或行军时的先头部队。
公益先锋,是指一群善愿善举之人,为中国妇女,中国家庭的利益,率先挺身而战,这是一场没有销烟的战争,严肃而神圣。


用执着和热情叩开尘封的心扉

         来源:深圳特区报 

    章桦的名片上印着“纪录片工作者”,她扛着摄像机走进女性群体,像姐妹一样关心她章桦的名片上印着“纪录片工作者”几个字。她的工作挺特别,既不是导演,也不是记者,当她扛着摄像机游走在女性群体中,将镜头对准一个个不幸的女性时,她常常情不自禁地融入她们的生活。
作为一位记录片拍摄者,章桦似乎缺乏置身度外的冷静。对需要帮助的对象,她总是满怀同情,以深切的关怀和极大的耐心,叩开她们尘封已久的心扉,用心去倾听她们的心声,用行动去消除隔阂和矛盾。在向章桦倾诉她们那些原本可能烂在心里的故事的过程中,这些被她视为姐妹的女人们,获得了心灵的新生。

   德国莱比锡电影节的选片人在第三届广州纪录片节上看到由章桦拍摄、李京红剪辑的《天堂之路》时,称赞这是近几年最好的一部纪录片:“在国外,进入别人的家庭是非常困难的,拍摄者不仅取了他们的信任,还拍得那么真实,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记录。”   
1、摄像机改变她的人生

   章桦的命运因一个小小的摄像镜头——确切地说是“流浪汉”李京红手里的摄像机镜头而改变。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的李京红自诩“流浪汉”——自由职业者。他在大学学的是服装设计,画过画、写书做过生意,他现在的职业是“独立纪录片制作人”  2000年,李京红在深圳遇到章桦的时候,两个都正处于人生最低谷时期。李京红做生意刚赔了个底朝天;16岁时就从浙江农村走出来,已经在城市里闯荡了10多年的章桦正经历两件不顺心的事情:她和姐姐一起开的发廊生意越来越差;自称“高干子弟”的男友小杨在使她成为了一个未婚母亲之后,跟别的女人结了婚。李京红想用DV把发廊5姐妹的生活拍下来,遭到5姐妹一致的嘲笑:“我们的生活我们自己都不爱过,拍下来做什么?”“你能让我们上电视?你自己都吃不饱!”李京红以“死缠烂打”的方式应对5姐妹的“横眉冷对”,天天早出晚归,举着摄像机,陪着她们一起艰难度日。                                                     
   
     那时,章桦的脸上从来没有笑容。好脾气的李京红不忘经常开导她:“你那脸就好像每天早晨起来,全世界一人欠你1块钱似的。你这店,你不笑也赔,你笑也赔,你为什么不笑呢?”                                                                                                                 
      2004年,她终于笑了。那一年,李京红以章桦和其他4位发廊女为主人公拍摄的20集纪录片《姐妹》先后在全国十几家省级电视台播出,收视率超过同期热播的电视剧。      桦永远都不会忘记《姐妹》首次在全国播出的那一天。“看到自己在电视里出现的那一刻,我觉得就像中了六合彩。”章桦笑着对记者说。发廊女也能上电视,扬眉吐气的章桦发现自己的生活中出现了一道美丽的彩虹。为进一步证明“电视可以是老百姓拿起摄像机来自己拍”,李京红决定继续制作《姐妹Ⅱ》,并拉上章桦一起合作。就这样,章桦跟着李京红去了北京。章桦负责用摄像机记录她看到的一切,剪辑由李京红完成。李京红认为:“她的长处是善于跟拍摄对象发生真实的碰撞。”                                                                                                         

2、用身体挡住不孝的拳头

    姐妹Ⅱ》里的一集、被剪辑成单片的《天堂之路》就是章桦与拍摄对象一次血淋淋的碰撞的结果。记者在电脑上播放这张单片时看到一段触目惊心的场景:被拍摄对象之一的周凡疯狂地向其父施暴,章桦将摄像机交给周波,自己冲入镜头中用身体挡住周凡砸向父亲的拳头和板凳。章桦进入这个危机四伏的家庭源于一个电话。                           

    《姐妹》使章桦成为了名人,求助的电话像潮水般向她涌来。来电者基本上都是像章桦一样有着坎坷经历的女性,她们有太多的苦闷压抑在心中,却不知向谁求助,在电视里出现的章桦于是成为了她们生活中的“救命稻草”。很多人在章桦身上寻找自己的影子,这里或那里的一点相似,被迅速衍化成亲切的信任感,并由此唤醒了强烈的倾诉欲。

    章桦总是善待每一个给她打电话的人。每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她都会告诉对方:“你放下电话,我给你打过去。”这体贴入微举动打动了每一位求助者的心。                             

    一天,她接到了小学英语老师周波从武汉打来的电话。27岁的周波说:“我是一个乳腺癌患者,我还没有结婚……”然后就哭了起来。她给章桦打电话时刚与男朋友分手。因为她的病,她的家庭已经陷入窘境:母亲和妹妹周凡每天到菜市场拣菜叶,退休前曾是高级工程师的父亲为了避免见到熟人时的尴尬,总是跑到很远的地方拣垃圾。             

章桦去看周波,周波接站的时候小心翼翼地问她,章桦姐,你住在哪里?章桦很坦然地说,我住在你家,和你住在一起。周波很不好意思地说,我家太小、太破。章桦坚持,周波很感动,自她生病之后没人来过她家,因为担心她家人会向他们借钱。         

章桦陪着术后的周波聊天,自己掏钱带她去医院复查;陪着周妈妈去菜市场捡菜叶,并与阻止她们捡菜叶的菜贩发生了争吵……就这样,章桦很快融入了这个家庭。       

章桦为周波的病而来,却不期然地发现,这个家庭的病不仅仅是生理上的。妹妹周凡认为父亲像个书呆子,只会看书,什么事都不会做,已经陷入困境的家庭经济状况令她对父亲产生了仇恨,本来就有抑郁倾向的她出现狂躁和暴力的倾向,经常失去控制地打骂父亲。在亲历了那场暴力事件后,章桦为周凡联系了一位心理医生。病愈的周凡面对章桦的镜头流着泪向父亲正式道歉。                                                                         

章桦的介入,使一个在灾难中陷入冲突和矛盾之中、面临破碎的家庭重新恢复了应有和谐和平静。                                                                                                        

3、为隔阂父女架起沟通桥梁

2005年,《姐妹》在山西黄河电视台播出后,章桦接到了何丽霞从山西偏远农村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丽霞刚叫了章桦一声“姐”就哭了起来,一时不知该怎么去安慰她的章桦就静静地等,大约三四分钟哭声渐弱,她才说了声:“你放下电话,我打过去。”丽霞告诉章桦,她很孤独,10多年一直是一个人过,没人来看过她。                             

几个月后,章桦兑现了自己的承诺——扛着摄像机来到了山西长子县西河村。在一栋两层空空荡荡、了无生气的大宅子里,她见到了26岁的丽霞和那条与她相依为命的大狗。章桦发现,墙上挂着的钟都是停止的,时间似乎对丽霞来说已经毫无意义。当时的情景让章桦感到一阵心酸。                                                                                         

原来丽霞两岁时她的父母就离婚了,她被送到外公外婆那里抚养。母亲再婚,父亲去了很远的地方放羊,两个人都很少回家看她。她16岁那年终于见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父亲,可是父亲给她买下这栋大宅子后,再也没有回来过。此后的10年,只有那条狗与她相伴。由于缺乏亲情的温暖,丽霞很孤僻,不与人交往,也没有朋友。章桦发现,西河村里绝大多数的人竟然不知道那栋大宅子里住着丽霞这么个人。在极度的孤独中,丽霞曾想过自杀。她仇恨父亲:“16年我没有花过他一毛钱。他们俩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要生下我?”                                                                                                              

章桦每天陪伴着丽霞,和她一起蹲在门口嚼馒头,一起到田里收割玉米,一起坐在宅子中间的玉米堆上搓玉米,一边与她聊天,开导她。章桦的到来让丽霞有了一些改变,但她心里仍然有个结:“父亲宁愿在外放羊,也不愿意回来和我一起生活。我真恨他!”

为了打开丽霞的心结,章桦带着丽霞坐车在山路上颠簸了四五个小时找到她父亲放羊的地方。父女见面时俩人竟然没说一句话。在章桦不断坚持下,丽霞的父亲才将她们带到了自己的住处——一处废弃的窑洞里,随即一声不吭地走掉了。看到父亲家徒四壁、极其简陋的住地,丽霞很震惊,在回家的路上她哭了。从此,她再也没有说过恨父亲的话。                                                                                                                

章桦单独与丽霞的父亲谈话时,他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丽霞没有在我身边长大,我心里一直觉得很亏欠她,不敢面对她。为了弥补,我花10万元给她买下那栋大宅子,有不少钱还是借人家的。”但他的心思,丽霞哪里知道啊。这位内向的农家汉子也不了解丽霞的感受,女儿需要的不是一套大宅子,她需要的是充满父爱和亲情的家。为了消除父女之间的长达10多年的隔阂,章桦游走在两人之间,为他们的心灵架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                                                                                                                

这部纪录片即将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前,章桦还专门给丽霞和她的父亲打电话,请他们准时收看。一周后,丽霞给章桦打来电话,告诉了她一则喜讯:“我爸赶着一群羊走了6天6夜回到了家!”此时的丽霞简直像变了一个人,话语中透着兴奋和快乐。             

此后,章桦又去过丽霞家两次,最后一次是带着给丽霞的结婚礼物——一台DVD去的。看着那座已经恢复生气的大宅子,满脸笑意的丽霞和她的父亲,章桦真是打心眼里高兴。                                                                                                               

像周波和丽霞这样得到过章桦帮助的女性在全国各地已经有近百人,她们找章桦不仅仅是因为章桦与她们有类似的出身或经历,也因为她们认定章桦是生活中的强者。现在,章桦的电话机里仍然经常出现这样的留言:“章桦,我是你姐,我这儿挺好,有空给我挂电话。”                                                                                                                 

“我是一位有过不幸经历的女人,所以很同情她们的遭遇,愿意尽自己的所能为她们提供帮助。看着她们的生活因此有了转机,我自己也同样获得了快乐。”没有豪言壮语,章桦用这两句朴实的话语为自己的行为做了一个总结和解释。(本文图片由章桦提供)